首页 > 专题教育 > 社区教育 > 社教理论 > 正文

中国社区教育概述

核心提示: 当前的社区教育以社区全体成员为对象,但是在具体实践中,主要关注青少年、老年人以及城市新移民等特殊群体。主体和对象的复杂性,就决定了社区教育的开展方式也是灵活多样的,根据不同的标准可以有很多分类方式。

中国社区教育概述

教育部关工委社区教育中心 邓世碧

 

“社区教育”是我国当前社会治理的重要举措,与“构建学习型社会”和“建设终身教育体系”的社会治理目标密不可分。我国的“社区教育”经历了从实验到示范、从教育部门单独推动到多部门合力促进的发展过程。由于党和政府的大力推动,社区教育实践在中国各地呈现百花齐放的态势,很多地区已经做出自身的特色,但是“社区教育”这个概念本身内涵的复杂性和外延的广泛性也令不少人迷茫,甚至有很多具体的实践者仍对其一知半解。具体实践做得好固然是最重要的,但是缺乏深刻的理解,工作往往容易陷入后继乏力的状态。因此,很有必要深化对社区教育内涵的理解。

 

社区教育的概念

关于社区教育的内涵,主要有学术和政策两种理解思路。国内学术界关于社区教育内涵的探讨始于20世纪90年代,以厉以贤教授的论述最具代表性,他将社区教育定义为“实现社区全体成员素质和生活质量的提高以及社区发展的一种社区性的教育活动和过程”。1表1列出的五种主流观点表明,虽然学者们的分析视角有微观和宏观之分,但总体上关于社区教育的目标认识是一致的。

 

1

 

 

政策文件中关于社区教育的定义与学术界的区别不大,但在表述上更注重对具体实践的指导作用:在教育部《关于在部分地区开展社区教育实验工作的通知》(教职成司〔2000〕14号)中,对“社区教育”的界定是“在一定区域利用各类教育资源,开展的旨在提高社区全体成员整体素质和生活质量,服务区域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的教育活动,是实现终身教育的重要形式和建立学习化社会的基础,它具备‘全员、全面、全程’的基本特征”。在《全国社区教育实验工作经验交流会议纪要》(教职成厅〔2001〕4号)中进一步完善为“在一定地域范围内,充分利用、开发各类教育资源,旨在提高社区全体成员整体素质和生活质量,促进区域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的教育活动;是具有‘全员、全程、全面’特点的区域教育,与各类正规教育有着紧密的联系和合理的分工,在对各类教育进行整合的基础上,当前侧重于对社区内各类教育进行延伸、补充”。

 

社区教育的历史

如果从“在社区中发生的有教育意义的活动”这个角度来理解的话,我国社区教育可以追溯到前农业社会时代教育与社区生活的结合3,可看作一种贯穿于整个历史过程的人类行为。但如果仅从“社区教育”作为一个专有名词出现为开端来计算的话——这也是当前看待我国社区教育的主流观点,我国现代社区始于1986年9月“真如中学社区教育委员会”的成立。三十多年来,伴随我国经济社会发展阶段的变化,社区教育又可划分为启动、转型和深化三个阶段3-5,每个阶段的对象、目的、特征均有差异,“社区”与“教育”二者的关系也相应地发生变化(见表2)。

2

 

 

 

社区教育的主体

当前中国的社区教育实践中,政府部门、教育机构(包括广播电视大学、普通高等院校、职业院校、党校、团校等)、驻区单位、民间组织等都有参与提供社区教育。6-8具体而言,当前社区教育队伍由“管理队伍”“教师队伍”“志愿者队伍”和“研究者队伍”四部分组成。9其中,管理队伍由区(县)、街道社区教育委员会成员单位和办公室组成人员组成,教师队伍主要包括社区学院的专、兼职教师、在社区中参与青少年校外教育的专、兼职教师、志愿者队伍主要由社区内的离退休老干部、老教师和各单位有助于社区教育的专业技术人员及能工巧匠、在校大学生组成,研究者队伍主要由高等学校和教育科研机构的社区教育研究工作者以及部分社区教育一线工作者组成。由于总体上主要由政府机构出面牵头,以“区域街道(镇)社区教育委员会”为组织形态,我国当前的社区教育仍“具有明显的行政属性”,形成了“政府统筹领导、教育部门主管、有关部门配合、社会积极支援、社区自主活动、群众广泛参与”的基本管理体制。

 

社区教育的开展方式

当前的社区教育以社区全体成员为对象,但是在具体实践中,主要关注青少年、老年人以及城市新移民等特殊群体。主体和对象的复杂性,就决定了社区教育的开展方式也是灵活多样的,根据不同的标准可以有很多分类方式。根据是否借助网络手段,可以粗略地分为“线上教育”和“线下教育”两种。根据学习的系统性程度,可以分为系统的、学期制的社区教育和以零散活动为主的社区教育。根据主题的差异,可以分为知识讲解类、思想教育类、技术培训类、兴趣拓展类等等。根据对象的差异,可以分为老年教育、青少年教育等等……无论其表现形式如何,只要同时具备四个核心要素,即:①在一定地域范围内(社区)发生;②面向社区成员;③利用、开发各类教育资源;④旨在提高社区成员的素质和生活质量,促进区域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那就是恰当的社区教育实践。

 

①教育部关于社区教育实验工作的要求与1999年国务院转批教育部《面向21世纪教育振兴行动计划》有明确的承接关系,因此也可以将1999年视为第三阶段的开端。

②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社区服务指南第3部分:文化、教育、体育服务》(GB/T 0647.3-2006). 转引自[4]。

③此处概括引自庄俭在2018年全国教育系统关工委社区教育联系点工作会议上的主旨发言:新时代社区教育新作为,2018.12,上海。

 

【参考文献】

[1] 厉以贤. 社区教育的理念[J]. 教育研究,1999(03):20-24.

[2] 杜幼文. 社区教育的社会效益评价问题[J]. 现代远程教育研究,2012(06):3-9.

[3] 黄云龙. 我国社区教育的嬗变、发展态势及其实践策略[J]. 教育发展研究. 2005(18):71-79.

[4] 杨志坚,张少刚. 中国社区教育发展报告(1985-2011)[G]. 北京: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出版社,2012.

[5] 吴遵民. 我国当代社区教育的历史回顾与展望[J]. 远程教育杂志,2011,29(03):9-13.

[6] 赵小段,李媛. 责任与分工:不同类型教育机构承担社区教育之比较分析[J]. 成人教育,2017,37(11):32-35.

[7] 丁红玲,都雅男. 我国民间组织参与社区教育的历史演进[J]. 高等继续教育学报,2018,31(02):45-50.

[8] 李佳萍. 我国社区教育管理的问题与对策研究[D]. 东北师范大学,2014.

[9] 刘尧. 我国社区教育发展现状、问题及对策[J]. 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0,49(04):143-148.

责任编辑:社区教育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