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验荟萃 > 五老风采 > 正文

【河北杨大卫】青年教师成长的引路人

青年教师成长的引路人

——记河北师大物理学院教学督导组杨大卫教授

边宇璇

 

河北师范大学物理科学与信息工程学院教学督导组,集中了众多本院德高望重、造诣深厚的退休老教师,他们常年致力于教学督导工作,曾任“中国天文学会第九届教育委员会副主任”、“国家天文台硕士生导师”、现“院关工委委员”杨大卫教授就是其中最突出的一位。

杨老师自退休后一直坚守在教学督导工作岗位上,无私奉献、壮心不已。他特别关心青年教师的成长,为了帮助青年教师尽快适应教学工作需要,不断提高教学水平,他深怀大爱,悉心指导。每次听青年教师讲课,都会认真作听课笔记,查看他们的教案,分析汇总后对他们进行点评,提出宝贵意见和建议。他一次次、一遍遍不厌其烦地给青年教师讲解课堂存在的问题,直到他们听懂了、看会了、落实到位了,心里才踏实。他为此耗费的时间与精力,别人无法想象。作为一个年近七旬的老教授,他用生命谱写着蜡烛精神,永不停歇地燃烧自己,照亮别人。每当有人问到他这样做累不累的时候,杨老师总是这样说:“我多说几句话其实费不了什么劲,可却能有益他人,我何乐而不为?青年教师曾经是我的学生,能让他们快速成长,少走弯路,我心里特别高兴。”

物理学院青年教师刘晓静经常跟人谈起杨老师对她的帮助。那是在2007年的7月份,她刚刚参加工作,学院给她分配的是生命科学学院的 “医用物理学”课程,对此,她感到非常生疏,准备起来毫无头绪。杨老师听说这个情况后主动找到刘晓静,他先站在一定高度,为她讲解了这门课的授课宗旨,随后,又将课本中的每个细节,以及需要补充的内容,一一给她讲解一遍,对于一位新老师来说,这样的帮助和关怀无异于雪中送炭,让人倍感温暖。然而,更让青年教师刘晓静没想到的是,这之后的日子里,刘晓静每学期上课,杨老师都会去督导。每次看到杨老师做到教室后面,她的心里不是紧张,而是非常高兴。因为在这样一位良师的指导下,她总能得到宝贵的经验和书本上无法汲取的知识。课后,杨老师还会和她深入的探讨课程内容,让她知道了“教无定法,但有妙法,一名教师的职责就是找到妙法,将知识传授给学生”。杨老师对教学的激情深深地感染了她,让她感到把知识精准的传授给学生,并对每一位学生倾注所有的爱心是老师的光荣职责。当年的全校教师技能大赛,刘晓静一举拿下了第一名。

物理学院的崔文元老师,也是杨老师帮助过的一位青年教师。年轻的崔老师虽然是搞天体物理研究的,但是说到给本科生上天文课还是比较犯怵的。众所周知,天文教学和科研的着眼点有很大的区别,前者涉及的领域较窄但要求理解深入,后者要求涉猎广泛而且全面,天文学包含范围很广,与很多学科有交叉,如果只给学生讲述与自己研究领域相关的部分,青年教师们还比较有自信的,但是本科教学偏偏要求教师的素质广博而细致,这就对青年教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当学院给崔老师安排了本科生的天体物理课后,他心里还是有点紧张的。正当他一筹莫展的时候,杨老师竟然主动找到了他,并对他说:“小崔,你的这门课,我曾经讲过,如果你觉得有困难,我可以帮助你,你需要什么资料我都可以给你,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把这门课上好!”就是这几句朴实的大白话,给了年轻的崔文元无比的温暖和力量。杨老师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随后,他就给崔老师送来了几本他自己收藏的天文学教材。并在上课前的一段日子,几次主动找到他,一起讨论如何准备教案,如何设计习题等,事无巨细,凡是与这门课程有关的事情杨老师都要一一过问,心里才踏实!

不仅这样,为了督导第一次上课的崔老师把天文学课上好,杨老师竟然从头听到尾听了他一个学期的课。天文课的上课时间是周五晚上7点,每次上两个半小时,九点半才能下课,往往下课后还有许多学生会就课上的问题踊跃提问,杨老师就像个认真学习的本科生一样,准点来,晚点走,不仅认真做好听课笔记和辅导记录,还主动帮助崔老师给学生解答问题,就这样,这个六十多岁的老师,竟然坚持了一个学期,每晚听完课再与崔老师交流完,到家就已经十点多了,老伴有时就会打趣他说:“没有像你这样退休的,竟然比上班时回家都晚!”

就这样,杨老师在督导组的工作,一干也近七个年头了,被他帮助过的青年教师不计其数。在师大青年教师演讲大赛上,物理学院的青年教师代表含泪感谢杨老师,她的话也正代表了广大青年教师的心声:

——正是杨老师这样的前辈,给了我面对困难的勇气,让我领悟到了教师的魅力,也正是他们的榜样作用,让我爱上了教师这个职业。我突然发现,无论走到哪里,无论在什么样的岗位上,我们都不由自主地传承着物理人厚德载物的精神传统,这就是物理人薪火相传的榜样力量。前辈们用言传身教帮助我成长,如今,我也成了别人的前辈,而我的学生们,就是我奉献爱心与责任的对象。现在的我,正在以平等的尊重和真诚的爱心去打开每个学生的心门。因为我知道,每一扇门的后面,都将是一个不可估量的宇宙,每一扇门的开启,都将是一个无法预测的未来。

责任编辑:关工委秘书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