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验荟萃 > 五老风采 > 正文

洒向金寨都是爱——记周火生老师的爱心助学活动

洒向金寨都是爱

——记周火生老师的爱心助学活动

周火生生于1934年10月,江苏昆山千灯人。1949年2月就读于昆山乡村简师。1950年该校并入昆山县立中学校,成为该校的一个简师班。1951年5月毕业后开始从事小学复式教学。他先后任农村单级小学教师、中心小学校长、昆山县文教局教研员。1963年他主动要求去千灯长泾初级小学从事复式教学和研究,在边实践边研究中他写出了几十篇复式教学的科研论文,分别在上海、江苏、福建、浙江、山西、陕西等省市级刊物上发表。

1994年退休后,他积极响应党中央的伟大号召,决心为“希望工程”再添砖加瓦,用“义卖图书”的方法筹款资助金寨县的贫困生。他的爱心行动感动了好多热心人,大家纷纷加入到这个爱心行列,演绎了一幕幕动人的故事,真可谓“洒向金寨都是爱”。

1993年,周老师从电视和广播里得知全国第一所希望小学——安徽省金寨县希望小学正式建成开学。镜头中那些渴望上学的眼神,深深地触动了身为人民教师的周火生,当即他便向该小学汇去1000元。随后的一年中,他陆续汇出了5000元,其中教育局给他的3000元奖金,他没有焐热就捐了出去。他省吃俭用,宁可捐款助学,也不想为自己家中添置一些家具。为了实地考察,他决定亲赴金寨县。1995年春季,周火生独自首次踏上了前往安徽省六安市金寨县南溪镇的旅途。由于当时交通欠发达,根本没有直通南溪的班车。周火生乘坐大巴从昆山一路辗转南京、合肥、六安,再经过57公里的盘山公路一路颠簸才抵达金寨县。虽然金寨希望小学规模很大,可容500名学生,但办学条件实在太差,全校教室仅有两盏可供照明的日光灯。学校没有厕所,学生如厕得跑100米开外到镇上公厕方便。除了硬件上的艰苦,更让周火生痛心疾首的是,好多适龄儿童由于家庭贫困上不了学。那次的“希望小学”之旅深深地触动了周火生,回到千灯后,他决心将全部心血和精力都扑在捐资助学上。但靠自己每月从工资中捐出一部分,无疑是杯水车薪,必须想法筹款,于是他想到了“义卖图书”。

周老师动员爱人一起参加,两人一早乘车到上海去进图书,回来后就骑着三轮车到各校去售书。周老师当了一辈子老师,对孩子们的阅读口味多少有点了解,因此他批发图书时选择书籍便有的放矢。幼儿园小朋友喜欢连环画,中小学倾向于名著、科幻类图书,私立贵族学校喜欢精装版图书。一般图书他6.8折批进,然后8折卖给孩子们,所得款项全部用来帮助金寨县的贫困生。骑车卖书非常辛苦,一天行程20多公里,所得款子也只有100多元。为了动员更多的人为“希望工程”添柴助燃,他制作了一面写有“为希望工程”的小红旗,插在三轮车上,又制作了8块展板,上面贴着从山区带回来的图片和资料。他每到一处义卖,都要向人们讲金寨的革命史,讲他们对中国革命的贡献,讲山区的担忧,讲“希望工程”的重要性,讲贫困山区孩子们的需求。小朋友们听了,都愿意节省一点零用钱为山区孩子们做一点好事。到学校售书一般是事先与领导约好,这样双方都有准备。为了信守诺言,他总是风雨无阻前往,但这样也遇到了麻烦。如98年5月,他到淀山湖金家庄小学,突然当天下雨,他只好披着雨披赶路。途中遇到暴雨,下身裤子淋湿,到校后学校领导马上拿出干毛巾叫他擦干,并对他说:“周老师,下这样的大雨,你不要来了,只要打个电话就好了。”但周老师说:“已经和学生约好了,不能失信。”这次售书得到了学校的大力支持,校长把所有图书分配给各班去出售,一会儿就卖完了。这样就腾出大半天的时间,学校分二批请周老师对学生作了二堂“为希望工程献爱心”的报告。2002年5月,他到城北中心校去售书。回来时,三轮车下坡时煞车失灵,环北路上车来人往,眼看就要发生事故。周老师急中生智,把三轮车朝绿化带上冲过去,结果三轮车翻了,人摔了出去,一只脚受点小伤,但总算避免了一场车祸的发生。不管盛夏酷暑,不管寒冬腊月,他坚持每月外出售书10多次。2008年6月,老伴林老师突发脑中风,经送昆山中医院抢救后转危为安,但无法行动,必须有人照料。亲朋好友都劝他不要再搞“希望工程”了,要照顾好老伴。但周老师想到大别山里的数百名贫困生需要他,那里的老师、家长也在盼望着他。周老师毅然决定照顾老伴和做好希望工程两不误。19年来,周火生蹬坏了三辆三轮车,他的足迹遍及昆山10余个城镇80多所中小学、幼儿园,而每所学校他至少去过2次以上。

周老师“义卖图书”的爱心助学活动经昆山电视台、苏州电视台播放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许多热心人都加入到这一爱心行列。好多机关、企业、社区和学位都请他去作“为希望工程的专题报告”,大家身受感动,愿意为“希望工程”出一把力。正是因为周火生的身体力行和不懈努力,为他在千灯镇乃至整个昆山市树立了口碑,从开始上门“求”捐款,到如今善款“送”上门。他有一本厚厚的笔记本,上面详细记录了“学雷陶基金”的每一笔捐款数额和流向、捐款人姓名和联系方式、被资助人的详细资料等,还贴上了汇款单的存根。而每一位受资助人,先要由所在学校推荐,再由周火生与学校确认,最后与受助人联系,确保“万无一失”后才拨款。在他的感召下,昆山先后有35家民营企业、台资企业以及700余市民加入到“爱心大家庭”中。其中,昆山大唐集团不仅捐款103万元援建希望学校,每年还资助13名初高中生。还有一些市民以结对子形式,一对一资助金寨县当地中小学生。昆山历来有乐善好施的光荣传统,社会各界以多种形式为周火生“加油”。昆山商厦在商场门口设立捐款箱,号召顾客为希望工程献爱心;千灯邮局连续多年为周火生免费汇款;昆山的中小学积极参与“义卖图书”活动。周老师接到善款后,每次都有记录。这些捐款,有的马上汇出,有的则自已亲自送到金寨县。一回来,他就与资助单位或个人进行沟通,使他们知道自己的善款落实情况。

周老师不顾辗转颠簸和劳累,过着“苦行僧”般的生活。一到山区,他徒步访贫问苦,吃干粮和白开水,晚上住最便宜的旅店。1998年深秋,有一天他到南溪镇上已是下半夜,旅店已关门,敲了几次门也无人回应,他只好靠在店门外的墙壁上露宿了半夜。他送去的是善款,回家时不带半点当地土特产。他不但自己进山访问,还陪同单位、团体进山活动35次,组织六七个家庭自行驱车进山访问助学,并牵线搭桥使金寨县10多所中小学与昆山市的学校结成对子,互帮互助。为希望小学送去了上万册图书、数千件衣服、玩具以及67台电脑等物资。

周老师起初的单枪匹马“节省开支”搞资助,但通过“义卖图书”、“发动结对”、“组织访问”等多渠道将帮困助学活动这个雪球越滚越大。2010年10月,昆山爱心人士在昆山安徽商会的协助下成立了“周火生希望工程志愿者协会”。今年他已是80岁了,先后92次挺进革命老区。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周火生筹资捐款总额超过1100万元,其中他个人捐款达40万元。这些善款,凝聚着周老师的心血和汗水,以及各界人士的爱心。播下种子,总是有收获的。22年来,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金寨县5所学校拔地而起,10余所小学安上了空调、用上了电脑,当地2000多名贫困学生背上书包上学。更令人欣慰的是,在周火生资助的学生中至今有160多名考上高等学校,其中有4名研究生和2名博士生、4名本科生毕业后分别从事记者、教师、公务员等职业,另有1名学生远赴美国知名大学硕士和博士5年连读。

周老师的爱心助学活动得到了百姓的称赞,各级政府授予他许多荣誉。2006年,昆山市编印了一本《昆山古今100位名人》的书籍,周火生的事迹赫然列入其中。2009年底被选为全国“感动中国”候选人,各家报纸、各级电视台相继报道他的先进事迹。2010年5月8日,周火生作为唯一一位外省人士应邀参加了安徽省首届慈善奖颁奖大会,被省委、省政府表彰为“爱心慈善行为模范”。在得奖感言中,周火生说道,他生在清朝“开国儒师”顾炎武的故乡千灯镇,“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是他一生的座右铭。2013年3月4日,他又当选为“2013最美江苏教育人”。而他也希望用更多人的肩膀扛起“希望工程”的重担,使熊熊“希望之火”延续不断。

在周老师的感召下,“希望之火”已在昆山各地熊熊燃烧。近两年来,周火生希望工程志愿者协会到各大公司去进行义卖图书活动,已组织了好几批人赴大别山捐资助学。

看到这些,周老师对“希望必成”信心满怀并表示:以后每年至少去3-5次;再资助千名穷孩子入学,其中大学的200名左右;再建5所希望学校;再帮助10余所山村小学分别配置500-1000册图书。

长年劳累,周火生出现了心脏早搏等病症,他正用自己的退休金、义卖图书的收入和各界的捐助建立“学雷陶基金”。他说:“等我跑不动了,就启动这部分基金,继续资助老区的孩子们。”

 

                                     2015年5月

责任编辑:关工委秘书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