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验荟萃 > 五老风采 > 正文

【严正】青少年朋友的心灵知己

青少年朋友的心灵知己

——记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严正

华中师范大学关工委

 

当一个马卡连柯式的教育家,这是严正教授一生的执著追求。《塑造心灵的理论与实践》一书凝聚着严正教授为了塑造新一代人美好心灵和品德而忘我工作的心血和成果。特别是1980年以来,围绕青少年教育和心理咨询,他在校内外作报告700余场,为青少年回复来信几千封,自1990年退休以后,严正日子仍然过得充实、愉快。他担任着湖北省教育学会中小学德育专业委员会会长、北师大校友会湖北分会会长等职。作为武汉市政协委员,不时还为参政议政而奔波,作为武汉市少年维权中心专家指导组成员,他经常站在青少年维权工作第一线,为青少年的维权“鼓与呼”。古语云:“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严正教授却说:“即使近黄昏,也要放霞光”。

在华中师范大学数以千计的教授中,严正教授收到的信最多,给他来信最多的达50余封,与他信来信往时间最长者达8年,这些信来自辽宁、四川、广东、广西等全国20多个省、市、自治区。

给他写信的,他给回信的,不是他的亲朋家人,而是一些急需他帮助或接受过他帮助的十几岁的青少年朋友。

今年77岁的严正教授,退休前一直在该校从事教育学的教学和研究工作,曾任该校教科所青少年教育研究室主任。他善于与学生交朋友成为工作的一大特色。上世纪70年代后期开始,他结合教学研究开展义务“青年心理咨询”活动。起初,信不是很多,但每封信他都一丝不苟地给予回复,一来二往,一专十,十传百,信件逐年多了起来。尤其是退休以后,给青少年朋友回信成了他乐此不疲的事。

在严正教授的书柜里,整齐地摆放着一长排厚薄不一样的“牛皮”纸袋。严教授说:“这是我的青少年朋友们的来信,每一个重点咨询对象都有一个档案袋。每个档案袋里都有一个故事。”他把这些信件进行分类,并标有A、B、C、D的标签。这样,学习问题、青春期的问题、生理疾病、人生理想问题等都井然有序地一一列开。

在标有“青春期问题”一栏中,有一个有过“性失误”的青年的故事。湖南某市的一个16岁高中生,在初中时,成绩一直很好。但到了初三,因自制力差,先后与两名女同学发生性关系,不能自拔。此事虽未被他人发觉,但他的成绩明显滑坡了。后来,他在老师和同学的帮助下考上高中,并被推举为班长,而后又被选为校学生会主席。然而,过去曾经有过的失误时时揪住他的心。老师的称赞、鼓励不仅不能成为他前进的动力,相反成为一种包袱。他不敢让人关注,害怕有人告发,担心信任他的老师知道他的过去而看不起他。“在痛苦和折磨中”,他向严正教授发出一系列的呼救:“明年的今天,若还是老样子的话,或许我在这个世界上已无用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严老师,救救我,我求你拉我爬出深渊,走向新生吧!”严正教授的回信是这样说的:“从你的全面情况看,此事只是你一时的‘失误’,并不说明你的本质是坏的。你必须引以为戒,认识这种行为的恶果,但也必须放下沉重的思想包袱。当你把主要精力用于学习,各方面都有所进步时,你仍将是一个有为的青年,老师也不会因你的过去而看不起你。”信来信往,虽未曾见面,“神交”终于使这名学生走上了新的人生征途。

严正教授的书橱里还有几本厚厚的青少年朋友的相册。每张照片也都有一个故事。有一个农村青年,1988年读高中时来信自称是“天才”。两次高考落榜后,却自认为有研究生的天赋,来信说一个宗教学的导师已相中了他这匹“千里马”。由于他整日埋头《圣经》,家里断了他的生活来源,他陷入了困境。严教授没有因其好高骛远而鄙弃他,而是不厌其烦地给他回信,要他恰如其分地估量自己。后来,这名青年得了一场大病,心灰意冷,来信称“说不定哪一天我会突然离开这个世界”。严教授担心他会出什么问题,立即去信鼓励他不要悲观,找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脚踏实地干出成绩。这名青年后来在县里某行政单位找到一份文字工作,干得不错。他来信说:“只觉得人与人之间友情可贵。每每记起您老的教诲,您的音容笑貌总会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我多想再见到您,亲聆忠告。”并特地寄来一张照片。在长达7年的时间里,严教授给他回信达50多封。

一个中学生在给严正教授的贺年卡中这样写道:“您不是医生,却能医治精神上的病痛;您不是哲学家,却能唤醒将死的灵魂;您不是文学家,却能用行动谱写一首首壮丽的诗篇;感谢您,希望的播种者。”

 长年累月的心理咨询信函和接待需要费用,严正教授都是自掏腰包。他说:“这是人生乐趣支撑、青年时代梦想使然。大学时期崇拜苏联教育家马卡连柯,常为他在青少年教育方面的独特成就而激动。那时就立志做中国的‘马卡连柯’。这些年的工作,可以说是在‘追梦’。”

一天,严教授刚送走一名前来心理咨询的青年,还没来得及喘上口气,一个小伙子就急切地叩开了他的大门:“严教授,快帮帮我吧,她……她要自杀!”

自杀!严教授马上意识到:这是一桩极为严重的事情!但他依然平静地说:“不要慌,不要慌,把事情仔细地讲给我听听……”

原来小伙子有一个恋人,他们是中学同学,也都大学毕业了。本来已准备结婚,房子、家具布置一新,请柬也早已发到亲朋好友手中。但这时男方却以“性格不合,父母不同意”为由,提出要与女方分手。犹如晴天霹雳!女方承受不住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便想一死了之。人命关天!小伙子被吓坏了,于是找上了严教授。

严教授立即将姑娘找来了解情况,然后劝小伙子:“你们中学就是同学,相互了解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先前感情又那么好,已经到了准备结婚的份儿上,‘性格不合’恐怕难以说得过去吧?要说是父母不同意吧,你们俩已经成年,终身大事该自己拿主见。你说是吗?”小伙子无言以对,怏怏地离去了。

严教授还以为小伙子会回心转意,谁知还没一个月,事情变得更严重了。姑娘在感情彻底陷入危机之后,绝望中挥刀自戕,当场血流如注。小伙子再一次把这个“烂摊子”扔给了严教授,他生拉硬拽把姑娘送到了严教授家里,这时已是晚上八点多钟了,严教授顾不上一天的疲劳,立即给姑娘包扎伤口,好好劝慰了一番,要她一定答应不再自杀。他亲切地说:“姑娘,你就这样去死,不值得!你还有远大的前途;况且,你要找一个比他更强的对象给他看看!”严教授深谙姑娘此时的心理,进行有针对性的开导,让她冷静下来。“人生在世,谁能保证不经历挫折?就把它当作一次教训吧!决不能消沉,你要做生活中的强者!”

后来,这位姑娘终于重新振作起来了。不久,沿海一家企业招考职员,姑娘赶去报名,在近百名应聘者的激烈竞争中,她以优异成绩被录取了!半年后,严教授收到了她的来信:“我终于用自己的力量,赢得了新的生活,在我极端苦恼之际,您理解我,帮助我。严老师,我永远将您铭记在心……”

一个小伙子,一个在中学阶段创造过辉煌成绩的“种子选手”,不负众望考取了省重点大学。他认为自己已经跳出了农门,抱着“船到码头车到站”的念头,准备过一段享受人生和享受成功的荣光的日子。因而他置学习于不顾,在开学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坠入了情网。正当他痛快地畅游于爱河时,突然收到一份“勒令退学”的通知单,原因是期末考试无一门及格。他如梦初醒,然而一切都晚了!命运对他同样是无情的,并非开开玩笑,这是铁的事实。他的女友也跟他“bye-bye”了,并留给他两个字:“窝囊!”

理想中的象牙塔顷刻坍塌,他陷入了“山穷水尽”的境地!他想到了报复,想到了杀人,也想到了死……然而,他最终想到了一个人:严正教授。

当他把自己的经历痛苦地向严教授讲述后,严教授开出的药方只有12个字:“战胜自我,超越自我,创造自我!”对!别人说自己是“窝囊”,果真“窝囊”?!创造过辉煌的过去,难道就不能创造出同样辉煌的现在和未来!怎样才能改变别人的看法,怎样才能洗刷自己的“罪名”,只能靠行动,靠奋斗!他重新振作了起来,经过一番风雨搏斗,再一次“金榜题名”,踏进了大学之门,终于成为一名品学兼优的学生。

严教授说:“像这样聪明的男孩子,经受过一次挫折之后,意志力要远远胜过一般人,将来一定大有前途。” 现在,他已成为某企业一名很不错的年轻干部。

这是另外一个故事,一个姑娘的故事。她千里迢迢来找严教授,一见面,却说的是一口听不懂的方言。从表情上可以看得出她有着多么沉重的精神负担。严教授费尽苦心才在华中师大的女学生中找到了一个她的“老乡”来当“翻译”,于是才明白:姑娘幼年时遇到过意外事故,精神受到刺激,造成心理障碍。她顽固地认为自己有一种病症,因此不敢涉足爱河。面对爱情却不敢接受,她苦恼极了。严教授当即热情地介绍她去医院作检查。医生告诉她,她的“病”早就好了。女孩子不敢相信,医生再三向她解释,并出示检查结果,姑娘这才相信,当场激动得泪流满面。走出医院大门,她一下子就变得容光焕发起来,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她要买重礼答谢严教授,“翻译”告诉她:“严教授是义务为青年朋友服务的,不会接受礼物。”怎么办呢?两人一合计,抱了一个大西瓜跨进严教授的家门。姑娘回家不久,接受了“丘比特”向她“射出的箭”,两年后,生下一个胖娃娃。她没有忘记严教授,寄来了一家人美满生活的合影……

太多的人和事,太多的感动与感激,严教授沉浸在分享青年朋友快乐的喜悦里。2001年,严正被学校评为先进老人标兵。他继续关心着年轻的一代,做莘莘学子的知心朋友,成为青少年朋友仰慕的心灵知己!

 

责任编辑:关工委秘书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