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验荟萃 > 五老风采 > 正文

【周文济】中国梦,我的梦

中国梦,我的梦

 

 北京农业职业学院关工委会长 周文济

 

 党的十八大胜利闭幕后,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同志提出:在建国100周年时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如果您问我有没有梦想?有,当然有!我最初的梦想,是当一名医生。但是,高考前的一次体检,查出了眼睛辨色能力弱,粉碎了我的医生梦。我不得不在高考前两个月改报文史,并以全校文科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北京政法学院政治理论教育系。这个系的培养目标是政治教师,我的梦想就是当一名学生欢迎的教师。

寒来暑往四十年,我这个梦想已经实现。后来从政也还顺利,直到2005年到龄退休。

卸下工作的重担,没有了“乌纱帽”的压力,顿觉轻松。但是,这种轻松的日子没过多久,我所在的北京农职院建立了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组织上任命我为会长。责任重新放在我的肩上,我感到了它的沉重,因为我是关工委一号老头儿!

做关工委工作,与在职时的工作方法完全不同。我这个一号老头儿,事无巨细,必须亲力亲为,把这十几位老同志组织好,把工作安排好。计划、总结和一部分重要信息,都要亲自动笔,忙起来还要加夜班。我与我的老伙伴们,配合中心工作,建立起了关心下一代大讲堂、关心下一代红色影院,开展了“学国学、知国粹”活动,举办了五届“忘年交”乒乓球比赛。关工委的工作开展得挺活跃。就拿大讲堂来说吧,我是主讲人之一。在大讲堂讲课,不同于课堂教学,更不能照本宣科。我曾在几个校区巡回举办党史讲座。事先,我做了大量准备工作,翻看的书籍、资料摞起来有几尺高。讲座要能吸引同学们的注意力,必须史料丰富、生动活泼,使听众从中受到教育。为此,我自费订阅了14种报刊杂志,用以增加我的信息量。讲座中着重讲述革命斗争的艰苦卓绝,2000万先烈的鲜血和生命才换来革命的胜利。不仅要讲众人皆知的爬雪山、过草地,也要讲使红军遭受巨大损失的湘江之战的惨烈。讲到动情处,我热泪盈眶,同学们也无不动容。

这几年,我还每年为新入学的新生讲一次《励志与立志》。在新的学习环境,同学们会有些不适应,也会有不少困惑,我旁征博引中外人士的励志故事和成功范例,鼓励同学们在校励志读书,将来报效祖国。

每次讲课,我都认真准备,做好课件。为此自费买了一台打印机,并请了两位“私人秘书”。因为我不会打字,只能请“秘书”帮忙。一位老“秘书”是我老伴,她帮我打字;一位小“秘书”,是我女儿,她帮我排版、发邮件。关工委的“活儿”挺多,两位“秘书”当义工,各有各的事情。春节时,我发给两位“秘书”每人一个红包,希望来年继续为关工委服务,千万不要“辞职”。

有人问我:“你退休了不好好休息,整天忙忙叨叨,图个啥?”关工委的工作与名利无缘,既不可能涉及职位的升迁,也没有丰厚的酬劳,我只想说,这是我——一个老党员的责任!要让我关心的下一代牢固树立爱党、爱国思想,懂得感恩,努力学习,增长才干,将来为建成小康和圆中国梦作出应有的贡献。这就是我今天的梦想!

关工委的工作,几乎占用了我全部时间。刚退休时,计划出国旅游,办了私人护照。如今,护照已经过期,仍是一片空白。近几年,身体越来越差。医生的诊断书上说我患“三级高血压”属“极高危组”,还有严重呼吸暂停、高脂血症、动脉硬化等病症。有一次半夜突然鼻子大出血,堵也堵不住,卫生间的白色坐便器变成了红色,我只好到医院急诊。医生为我在鼻子里塞进棉条,输液时还发生了休克。输完液已是第二天上午,我顾不上休息,赶到学校,去安排关工委的一次大型活动。尽管我因失血过多,脸色苍白,走路如腾云驾雾,还是没有耽误工作。有一位朋友知道这件事后,说:“你这不是在玩命吗!”我说:“玩命也不能误事!”

我已年近古稀,身体欠佳。我知道生命的终点并不遥远。或许,我还能有幸看到小康建成,但绝对无法亲眼看到中国梦在祖国变为现实。我不遗憾。我要把党培养、教育我几十年所积累起来的正能量,全部发挥出来,献给关心下一代事业,为建成小康,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作出自己微薄的贡献!

(北京农业职业学院关工委供稿)

 

责任编辑:关工委秘书处